庙堂江湖美国政治槓杆率过高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 沈 凌

2020年的政治大事,当然是美国的大选。作为经济学博士,笔者的学问再博,也不能越界谈论政治。所以,即使我的研究领域包含了政治经济学,对於政治方面的话题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tianyirocker.com/,英超伯恩茅斯还是只能从经济学的角度去看待。

经济学有一个重要概念就是槓杆率。前几年中国政府大力“降槓杆”,就是意识到了:资金槓杆率越高,风险就越大。你一个人的资金槓杆率高了,以至於在生意场上失手破产,这是你个人的事情,独自承担即可;但是如果整个经济体的宏观槓杆率太高,那麼在经济危机中就可能使得整体“破产”,那就不是小事情了,尤其是在中华复兴的关键阶段。这时候降一降槓杆率,可以让增长慢一点,也稳一点。这样的政策在眼下疫情和中美关係转差的衝击下,显得尤为可贵。

那麼,政治上有没有槓杆率这个概念呢?其实也有。比如美国大选,号称民主国家的美国是普选制,可惜2016年大选,得到了普选胜利的希拉里并没有当选,落后了好几百万选票的特朗普反倒当选了美国总统。於是人们仔细查看了一下美国的选举制度,发现特朗普的操作流程,就像是一个华尔街的投机客,用高达几十倍的槓杆率搏杀成功。

大家或许都已经知道,美国的普选选票需要转换为各州的选举人票,而每个州的选举人票并不完全等同於选民人口比例,小州多一些,大州小一点。而且在州内赢家通吃,所以哪怕你在一个州内的得票多於对手一个百分点,也可以获得全部的选举人选票。这样一来,槓杆率就放大了。比如,宾夕法尼亚1280万人口,20张选举票,在2016年的选举中,两个候选人分别获得48%和49%的支持率,双方的支持率其实差不多,但在选举人票上,特朗普获得了全部20张选票。也就是说,12.8万选民(1%人口)代表了全部1280万的选民民意,参加了全国的选举。

像宾州这样的“摇摆州”,在美国大约有十五个,人口达1.17亿,差不多是美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。即使按照最大差异(10%)计算,其中的关键性人群也只有1170万。这1170万关键人的选票决定了1.17亿人的民意,槓杆率10倍。然后又进一步决定了全美国3.5亿人的民意,实现政治影响力的槓杆率高达30倍。

作为全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,美国的政策甚至影响了全部地球人的福利,比如中美关係现在就极大地影响了14亿中国人的收入,所以按照全球76亿人计算,美国大选政治影响力的槓杆率甚至高达651倍(30×(76/3.5)=651)。换句话说:当今世界,千分之一点五的人口的政治态度,通过美国匪夷所思的政治制度和唯一超级大国地位,决定了地球上大部分人的政治生态。

这样的槓杆率,在政治家眼裏,是道德上正确的还是现实中稳定的呢?如果要变革,又如何才能降低这个槓杆率呢?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